2019年6月

  《合同记》讲述了落魄书生王清明投亲途中被家奴所害,失落了婚约合同,被田家赶同相府。城隍庙中,愤满的王清明怒斥鬼神善恶不分。小姐田素珍不顾封建礼教的素缚,赠王银两以资赴试。几年后,王清明得中状元,乔装改扮来旧地寻访,同期在一尼庵 中与已作尼姑的未婚妻相遇,有情人终成眷属。
htj.jpg


- 阅读剩余部分 -

01.爱卿阿我并非
02.陈驸马休要性情急
03.穿错了太太的花夹袄
04.朝阳沟 选段1
05.朝阳沟-墙上画马不能骑
06.朝阳沟-好地方名不虚传1
07.朝阳沟-好地方名不虚传2
08.朝阳沟-高兴的我心里没法说








- 阅读剩余部分 -

  王少安寿诞之日,其子王俊卿在酒席宴前与表姐李月娥相见,互诉衷情,并赠罗帕定终身。李月娥走后,王母托媒人阮妈为俊卿说亲。阮妈来到张家,张家有女名叫五可,才貌双全,一说便妥,但王俊卿心爱表姐月娥,不允张家亲事,并忧虑成疾。王母又托阮妈到李家说亲,月娥与李母喜出望外,惟其父李茂林则说王俊卿轻狂,不懂礼教,顽固拒婚。王俊卿闻知与李月娥的婚事不成,病情更重,王母爱子心切,心焦如焚。
hwm1.jpg


- 阅读剩余部分 -

  花季女子于笑娴被逼嫁给一个将死的“木头人”。不堪忍辱的她欲从君子桥上跳下寻死,恰好谦谦君子丁文清正借着路旁花灯苦吟圣贤书,见状将她救下。当晚丁文清又抱回一个被遗弃的婴孩。
jzq1.jpg
  18年后又是元宵节,丁文清的养子丁志鹏与于笑娴的继女孟汉婉在桥上私订终身。洞房之夜阴差阳错,拜堂的竟是媳妇与家翁。为了保全名节,丁文清与寡妇于笑娴甘愿忍受杀子毒媳的“奸夫淫妇”罪名,在牢狱中度过了三年,每逢初一、十五还要扫街示众,受到世人的辱骂与讥笑。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