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梆子 下的文章

  刘墉被乾隆贬出京城,低调到达南京。许天官之许翠屏与其表兄杨洪通奸,为了能维持长久奸情,灌蛇害死了其丈夫张禄,这一切却被义士刘青碰巧看到了。刘墉乘坐凉纱轿大皇庙院去降香,而许翠屏为张禄出殡,不料起棺绳断了,无耐在大街上停棺,白茬棺挡住刘墉的去路。刘墉下轿查看,通过察言观色、看面相认定张禄死的有冤情,大街上把棺材抢走,把许翠屏一并带回衙门。
lyxnj1.jpg
  刘墉公堂上审问许翠屏,许翠屏宁死不招,后许家的众功名大闹公堂。许拔贡质问刘墉为何抢棺?刘墉认为死者有冤情,当堂开棺把尸验,但却没有验出任何伤情,杨洪要用剑杀刘墉,后被许拔贡拦下,与杨洪讲明道理后去总督府告刘墉,总督高俊成二次去提江宁府,提牌官、催牌官要下马金被刘墉痛打。刘墉在江宁府改扮齐整,摆下銮驾去见总督,总督高俊成跪求饶罪,严守三千岁刘墉已到南京。



- 阅读剩余部分 -

  《汉阳堂》又名《徐公案》,在山西、山东和河北的三个嫡亲姐妹剧种:上党梆子,枣梆和西调。上党梆子《徐公案》,山东枣梆名《徐龙铡子》,河北西调名《海瑞告状》。仅主要人物的名字不同(上党梆子为徐延昭,枣梆和西调称徐龙),剧情、结构、主要唱词,基本相似。 说的是定国公徐龙之子徐萌,江边游玩,强抢渔女,将无辜的渔女之父打死。渔女誓死不从,跳江自尽,被赴云南安民回京复命的小天朱吉、海瑞救起,问起情由,遂携渔女汉阳堂呼冤,徐龙刚正不阿,大义灭亲,忍痛铡子。
hyt1.jpg


- 阅读剩余部分 -

  5月23日、24日,在位于北京长安街核心地段的国家大剧院,这个我国演艺界的最高殿堂,由我市精心打造的上党梆子《太行娘亲》又风光了一把,连续两晚的倾情演绎,让首都两千余名观众品味到了上党梆子的独特魅力。这也是该剧继2018年新年戏曲晚会之后,再次应邀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短短半年两次唱响国家大剧院,上党梆子《太行娘亲》到底魅力何在?
《太行娘亲》讲了一个好故事。伟大时代孕育伟大故事,精彩中国需要精彩的讲述。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技巧如何变换,任何一个好的文艺作品,一定是擅长讲故事的。最打动人心的,也一定是故事情节。《太行娘亲》正是用优秀的、接地气的故事讴歌伟大时代,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剧中的主角赵氏并非一开始就是高大上的英雄人物,而是一个有点自私又精明能干的村妇形象,从开始因怕受牵连不情愿儿媳收养八路军的后代,到最后大义凛然,为保护八路军后代,为保全全村人的性命,毅然抱着亲孙子被鬼子活埋。可以说,正是在残酷的革命斗争的历练下,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洗礼中,赵氏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妇成长为英雄的母亲,这样的形象,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生气的身边的人,而非凭空打磨的雕像。这也是这个故事能直击人心、震撼人性的魅力所在。一个能打动人心的故事,必然能赢得更多的观众,产生更大的影响,这也使得《太行娘亲》自问世以来,一路高歌猛进,越唱影响越大,越唱评价越高。
thnq1.jpeg



- 阅读剩余部分 -

  刁南楼为江南望族,娶妻刘氏,纳妾王氏,因刁经常外出,刘氏便与监生王文通奸,因来往不便,怀恨王氏,便于端午节设宴,预谋毒死王氏,不料刁南楼赶回,误饮毒酒,又遭春兰棍打致死。刘氏亦正中下怀,刁死后,刘氏不令王氏及其子见尸体,并命贴身丫环春兰将血衣埋在后花园,并传书王文,约期相会,此事被老管家王禄发现,报知王氏,二人约定等待时机,要为刁南楼伸冤。
ssdls1.jpg


- 阅读剩余部分 -

  新科文武状元林文举、陈怀忠感念慈母养育之恩,奏请皇帝予以旌表,一片孝心打动皇帝,令二人接老母晋京接受封赏。
yhz1.jpg
  武状元陈怀忠到林文举家赴宴,席间林文举之母姜玉凤看到陈怀忠腕上有一排牙痕怀疑其为自己早年丢弃的幼子。林文举、陈怀忠为此冲突起来,一个说是骨肉,一个说是陌路,一时难辨孰真孰假,只好请皇帝定夺。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