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

  河南官宦之子方卿家道中落,去襄阳姑母处借贷,遭到姑母奚落,愤而辞归,立誓无官不进陈门。
zzt2.jpg
  表姐陈翠娥得讯,以赠干点心为名,暗赠珍珠塔,姑丈陈培德慕他有志,赶至九松亭,将翠娥许婚方卿。方卿归途中被强盗邱六乔劫去珍珠塔,冻饿雪地,为宦家毕云显所救。邱将珍珠塔典银时为陈府发现,陈培德与翠娥始悉方卿遇难,下落不明。



- 阅读剩余部分 -

  这一天,东乡大集,郑板桥一身秀才打扮,带了笔墨纸砚,骑上小毛驴,由一名衙役陪伴,去重操旧业——卖字画。当然,卖字画是个幌子,私访民情才是真正的目的。
  郑板桥来到集市上,铺好地摊,展纸泼墨,立时,围上来不少人观看。毕竟是穷乡僻壤,看的多,买的少。却见一位老汉,拿起一幅牛画,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了半天,看得眼角都湿润了。郑板桥以为碰到了知音,便问:“老兄,你喜欢这幅吗?给个价吧,多少都行。”
  老汉说:“画得真像,像我家的那头牛。看着这牛画,我想到了我的卖牛钱。秋后,我合计着把牛卖掉,换点活钱,趁农闲季节做点小买卖,明春再买一头牛。那天卖牛卖了五贯钱,回到村头遇到了‘雁拔毛’,他说儿子结婚用钱,非借我那五贯钱不可,等儿子办完喜事收了礼账就还我。待他儿子婚事办完,我去要钱,他却翻脸不认账,向我要证人,要借条,两样都没有啊,我只好打掉门牙往肚里咽,自认倒霉了。”说完,用手背擦了擦眼泪。



- 阅读剩余部分 -

  北宋年间,杨家将镇守边庭保卫国家,奸贼潘洪将令公、七郎害死。杨延昭星夜回京,把这不幸的消息报告了佘太君。这时,杨府正在为庆祝令公大寿做准备。闻此噩耗,全家悲愤,请求太君发兵边庭,捉拿潘洪报仇。在八贤王赵德芳的帮助下,佘太君乘宋王至杨府为太公贺寿的机会,使杨延昭至驾前控告潘洪的弥天大罪,宋王和文武百官大为震动。在赵德芳的督促下,宋王被迫下令派呼丕显至边庭拿潘洪进京审问。
pys1.jpg


- 阅读剩余部分 -

  北宋年间,忠良呼延丕显被国丈庞文与其女西宫娘娘宠赛花等合谋所害,呼家一百余口惨遭杀戮,造成奇冤血案。
zlqq1.jpg
  十数年后的一个清明节,呼家遗孤呼延庆携结盟弟兄孟强、焦玉赴东京郊外祭祖,被庞文死党黄文炳发现并率官兵捕捉。三小将被冲散,呼延庆误入天波府。庞文闻讯,面君奏本。宋仁宗降旨,差太监陈均衡往天波府搜拿呼延庆,被呼延庆刀劈身死。



- 阅读剩余部分 -